热门排行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基金信息 >

中国是否存在政府引致的资源错配

发布日期:2018-08-10 浏览次数[] 文章来源:未知

7月26日,世贸组织总理事会在日内瓦举行年内第三次会议。美国常驻世贸组织大使谢伊和中国常驻世贸组织大使张向晨就中国经济模式进行了激烈辩论。谢伊大使的指责大致可以概括为四点:第一,中国是世界上最具有保护主义和重商主义的经济体;第二,中国通过公有制、控制关键经济实体以及政府指令等方式,继续对资源分配进行直接和间接的控制;第三,中国的经济模式已被证明特别具有贸易破坏性;第四,中国继续从其世贸组织成员身份中获得巨大收益。首先需要强调的是,对一个国家或地区来说,经济发展模式并无好坏之分,适合自身情况的就是好模式,美国经济模式并不一定适合中国。这一点,美国自己也承认,而且,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在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时候特别强调过,美国不会将自己的模式强加到其他国家身上。既然如此,我想谢伊大使指责中国经济模式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才真的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下面,针对上述指责予以逐项回应,以说明其荒谬、可笑之处。
 
资源错配是一个学术性较强的概念。如果资源可以充分自由流动,实现帕累托最优,那么就是“有效配置”,而“错配”则是偏离了这种理想状态。从技术角度来看,“错配”可以分为两种,学术界将之定义为内涵型错配和外延型错配。内涵型错配,是指依据经济学基本原理,假定在完全竞争的市场上所有企业的生产技术水平是凸的,那么最优配置应该是同样生产要素在每一家企业的边际产出相等,不然就存在矫正“错配”、提高产出的空间。外延型错配,则是指在一个经济体内所有企业的生产要素边际产出均相等的条件下,仍能通过要素重新配置带来产量提升的情况。显然,美国指责中国政府引致了资源错配应该是指外延型错配。
 
从这个角度讲,如果政府采用非市场的手段,将生产资源更多配置到国有企业,这种安排不合理的前提就应该是,生产资源在国有企业的边际产出更低。但真实情况如何呢?这个问题并不复杂,国内外已有大量研究证明,若以净资产收益率和总资产收益率来衡量,国有企业的效率并不低;不仅如此,当用增加值/销售收入、增加值/销售成本来衡量,国有企业的效率还要远高于全部企业的平均值。如果进一步考虑国有企业的宏观效率则更是如此,因为国有企业还能为国家对经济进行引导和调控提供重要的经济基础,在实行宏观经济调控、保障人民生活、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等诸多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当然,这么说并不是否认部分地方政府在经营不善国企的退出问题上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顾虑。

上一篇:中国的发展中国家身份 下一篇:税制或成重要支撑